风声繁

这里咸鱼繁,阿繁或者阿鱼随意啦
小透明
沉迷全职and镇魂中

【轩哥生贺】如也

▪……末末末末班车?
▪我吹爆车干哥!!!
▪消失好久冒(xu)个泡(wei)
▪战队友情向,ooc严重……

  李轩往年的生日都过得非常……
  没加入虚空的时候,他的哥们儿会拉上他打一天荣耀,送他一些奇奇怪怪的礼物,大家怼来怼去的就过去了。
  加入虚空以后,画风依旧清奇。
  各种藏礼物啊虚伪的冷漠啊过分的热情啊反正所有瞎搞的玩意儿都被玩了个遍。
  其实李轩每一年都很开心。
  (虽然一开始会被那群戏精骗到……
  所以今年……会是什么呢?

  0:00
  李轩的QQ爆了。
各个职业选手都卡着点送上了祝福,等到他一个个回复完已经很晚。

然后他顺手打开了微博打算发一条感谢……

接着他发现他的私信爆了。

从曾经没有多少人在意的网瘾少年到现在有无数人记住生日的第一阵鬼,李轩有过无数疯狂练习的日夜。

“谢谢大家,今年我也会继续努力!”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敲下这一行字。

今年也会努力,踏破过去的虚空,向着那个最高的荣耀冲去。

6:00

李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成为了真正的第一鬼剑士,梦见虚空双鬼打爆了所有组合,梦见虚空的所有人站上领奖台,捧起那象征着最高荣誉的总冠军奖杯——

他醒过来了。

那只是一个梦。

但他坚信那也是不久的将来。

五月,太阳很早就已经升起了。阳光温柔地洒进房间,照耀着今天的寿星,照耀着他的梦想,照耀着他的将来。

7:30

今天的虚空,真的特别正常。

没有刻意做出的不同,真的就只是寻常的——

“队长好!”

“队长生日快乐!”

“队长这是礼物!”

……不对,这有问题。

但是吴羽策极其淡定地说:“今年真没什么了,我们就想给你过个正常的生日。”

李轩看着他家阿策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训练,虽然还是有些不相信,好歹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12:00

饭点!!

李轩吃完长寿面,从凳子底下摸出一个盒子。

“还说没花样。”李轩笑嘻嘻的,看见盒子里装着一个本子。

每一个人的祝福,每一个人的简画,每一个人的签名。

真是的,干嘛搞这么……

李轩翻到最后一页空白,也提笔郑重地牵下自己的名字。

另外还有四个字。

“一起加油!”

8:00

今天的李轩早早就上了床。

他看着天花板,忍不住笑出来。

自己能有这么一群队友,真是幸福。

他渐渐睡去。

10:00

一阵拍门声把他吵醒。

“队长!队长?队长——”

他翻身下床:“门没锁,进来吧。”说着就要去开灯——

“别别别开灯!”李迅大声阻止他,在所有人都进来以后顺手打上了门。

虚空战队的成员齐齐站在门边,最前面的吴羽策捧着蛋糕,黑暗中蜡烛的光一闪一闪,虚空的队员们大声说着——

“队长!生日快乐!”

10:30

李轩招呼着大家一起许愿。

“队长越来越帅!”

“虚空越来越好!”

以及被众人围在中心的李轩——

他想着——

李轩第一鬼剑,双鬼最佳搭档,虚空拿总冠军。

像那个梦里一样。

李轩睁眼,和队友们一起吹灭了蜡烛。

像这样的每一天是那样好,一切都那么好,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好了。

(wei)▪FIN

11:00

“这个蛋糕很好看啊。”

“那就别切了。”

???

“过生日传统不能丢啊。”

李轩被众人“啪”地一下按进蛋糕里。

……我就知道正常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李轩把头从奶油里拔出来,冷漠地想。

真▪FIN

▪ooc严重的要死我是罪人……

▪请大佬们多多包涵!!

▪【如也】像这样在虚空的每一刻都是最好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阿▪起标题废▪鱼




【白亮】鬼使神差

▪咳咳……寒假时候给徐子 @句号 写的生贺……生日都过了两个月了才发出来……
▪剑仙×武陵仙君

────────────────────

诸葛亮,武陵仙君。

很多隐居于世的高人,都有一幅让凡人捶胸顿足的好皮囊。诸葛亮也没有打破这一定律。白发白衣的少年手执羽扇,不知多少思春少女为他献出了三尺鼻血。

他倒有个逸闻:职业是牵红线的,给不少人牵过红线,自己倒是没任何动静。据知情人所说,诸葛亮其人,傲娇、淡漠、很难撩,还有可能是个断袖。又因这点,喷出鼻血的思春少女们恨恨地擦干鼻血,开始写起all亮话本子。

那头故事的主人公淡定地煮着茶。

“啧啧,喝酒不好?我那可珍藏了大批好酒,改天咱们煮酒论剑,可比单喝茶有意思得多。”热情奔放的剑仙李白如是道。咳咳……其实醉酒后好像能做不少事儿呢……

“伤身。”诸葛亮言简意赅,点茶的动作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点出的茶茶乳融合,水质浓稠,饮下去盏中胶着不干,是为咬盏。

“不错不错,几日未见,点茶技艺着实精进了不少啊。”李白赞叹道。

嗯……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诸葛亮笑笑。他其实喜欢这人的豪气,但是……人设不能忘啊!【突然想起我要写亮亮傲娇受233】

  “你这牵了这么久红线,没想着给自己牵一个?”李白欣赏着盏中留下的茶沫,随意地问道。

  诸葛亮手顿了顿:“不感兴趣。”

  “这话传出去又该伤女孩子心了。”李白耸耸肩。“你不会……真是断袖吧?”

  诸葛亮皱眉:“怎么可能。”

  不可否认,他的确对李白有些异样的情感。只是性格使然,他并不想有任何表现。

  “喂……我认真的。”李白突然换了种神情,“我倒觉得……咱俩就挺好。要不要试试?”

  李白的脸在诸葛亮眼中逐渐放大。

  鬼使神差。

【叶橙】迷雾

▪很好我发现我一受刺激就会突然诈尸(ಥ_ಥ)但是这次写的ooc了(不我什么时候没有ooc(滚去面壁思过

────────────────────

苏沐橙奋力向前挤。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地铁站的人多得简直要把她挤成遗像。

她忽然停住了。

转身,伸手,拽住。苏沐橙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为什么要一个人扛着?”
 

150年前,雾之谷。

苏沐橙向前奔跑着,偶尔被树枝绊倒也迅速爬起继续往前。

脸上被蹭得火辣辣地疼,但是她没有办法停下来,更没有办法包一下身上的伤口。

身后的迷雾穷追不舍,苏沐橙不敢回头看。

并不是所有的异能者都是友善的,很久以前她就意识到了。

【  “沐橙!快走!”哥哥牵起她的手向前狂奔。她并不清楚哥哥为什么要跑得那么快,但她记得哥哥跟她说过,很多异能者为了完成试炼是不择手段的,更有强大的异能者为了试炼不惜杀人。

  曾经他们也这样仓皇地逃跑过,但是从未有一次,她有这样强烈的恐慌。

  她抓紧了哥哥的手。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漫天的迷雾。

  她不知道刚刚就连跑着都在安慰她的哥哥是怎么倒下的,但是她知道哥哥是为了保护她才死的。

  迷雾始终不散。】

“呼……呼……”苏沐橙大口大口地喘气。她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迷雾后的漫天火光。

她怎么跑到这来了?

头痛欲裂。

从未有过的战意。

手掌下吞日逐渐凝聚成型。

蓄力,轰出,不假思索的攻击。连苏沐橙自己都无法解释那股攻击的冲动和此刻燃至顶点的异能是如何出现的。她能感觉到的,只有酣畅淋漓。

一招一式都如经过计算般精准。

……结束了?

可是为什么迷雾还在?

吞日已经自动恢复成非战斗状态,掌中燃起的异能之力也已经熄灭,疲惫忽然涌入她的身体。

这是哥哥离她而去的地方。

从四肢传来一股无力的感觉,苏沐橙靠在树上的身子滑下去,她低下头,把脸埋在手臂里,感觉到眼泪掉下来。

苏沐橙再强,骨子里也就是个小女生,她会害怕,会哭泣,也会想躲在一个人身后什么都不用管。只是她不得不独自一人强打精神面对前方的迷雾,甚至只能无法停留地向前冲去。

因为哥哥说,他们这种人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成为别人完成试炼的垫脚石,要么变得强大让别人不敢惹你。

有人!

苏沐橙迅速警戒起来,掌中开始蓄力。经过刚才的那一战,使用异能时她的周身都有一种通畅之感。

……没有危险的气息。她收起异能。

她微微仰头。

那是她一生都将铭记的画面。

叶修给苏沐橙倒着水。

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女生,居然是自己的继任者。

那双和他一样一战斗就会变成异瞳的眼睛里充满倔强的光芒——他还记得苏沐橙的异能觉醒的那天,明明只是个小姑娘,眼里的狠厉却让他都感到了寒气。

其实很温柔地笑的时候,可以照亮这永远暗沉的雾之谷啊。

叶修平静的守护者生涯持续了很久。

作为一个全异能精通的妖孽,他绝对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正巧他不想过中规中矩的生活,于是理所当然地,他成了第三百九十八任守护者。

不过那些小打小闹他可懒得管。反正那些又不属于异能工友会(不!是异能者协会!是阿鱼我被带偏了!)的管辖范围。异能者的竞争是很残酷的,这点他很清楚。在他的异能还没觉醒的时候,他活得也很艰难,这个道理对他来说很好懂。

冷酷,但是很冷静。

于是他过着退休一样的生活。

老人家需要保养嘛。

是怎样被改变的呢……

或许是因为她当时在软弱外硬生生包裹一层强硬的倔强眼神太让人心疼了。

或许是他完全抵挡不了她后来在被他揉脑袋时瞬间融化的神色对他的攻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叶修,淡定了几百年的老妖孽,因为苏沐橙,翻、车、了。

苏沐橙的手在叶修眼前晃晃,他才回过神来。

好看的小姑娘歪歪头,轻轻咬嘴唇,悄悄流露出来的撒娇依赖的神色让他怔了怔。

明明应该是一个好好在家人庇护下成长的小女生,偏偏是个异能者,偏偏是下一任守护者,偏偏要赶在这个时候。

迷雾不是闹着玩儿的,蛰伏千年的毁灭时代,破坏性可想而知。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冒险。

苏沐橙望着天上那轮圆月笑意盈盈,没有去想叶修的神情为什么那么凝重。

吞日上的光芒闪烁得极其微弱。

脸上布满血污。

苏沐橙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叶修,但是她没有看到叶修让人安心的微笑,她看到的只有叶修的千机伞在抵挡攻击的同时微微颤抖。

她的手也跟着颤抖。

说到底……自己还是太软弱啊……

明明说过要坚强……明明想要在他身边不拖他的后腿……

“沐橙!向后!”

“啊!”她下意识地向后踏了一步。

脚下暗紫色的六芒星闪现。

无法抵挡的吸力。

苏沐橙的瞳孔骤然睁大。

意识和力量都被从身体里抽出。

……怎么会这样……

“叶修!”

“明明可以一起面对的,明明说好都不离开的……”

苏沐橙再醒来的时候,眼前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

一切都平静地像是做了个梦。

瞳色很正常。

手掌无法蓄力。

无论怎样尝试吞日都召唤不出来。

原来……都是假的吗?

医生说她失忆了。她麻木地听着熟人的描述,大概拼凑出了自己的过去。

孤儿、成绩很好、擅长打游戏。

可是她觉得那些都是假的,叶修、异能者、雾之谷才是真的。

已经过了很久了。久到她相信那些都是她做的一个梦,久到她忘记了曾经的恐惧曾经的欢喜曾经的怅然若失。

可是十八岁以后她再也没变过样。过了五年十年二十年,她一直都是十八岁的模样。

她想起异能界的规则。

异能者的时间是停止的。

为了瞒住一切,她不停变换身份。

为了拨开迷雾,她不曾停下脚步。

直到这天,她看见那个同样没有任何变化的少年。

雪下得好大。

叶修和苏沐橙并肩站在桥上看雪。

他们都没有说话。

苏沐橙突然有点想哭,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开口——

叶修突然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苏沐橙侧头看见叶修的笑容,极其温柔——

她的眼前是他们初见的画面。

那个她永远记得的画面。

眼前还有朦胧泪光,但她忍不住微微笑了出来——

她看见那个少年从树上跳下来,吊儿郎当的模样。她的结界完全影响不到他。

少年微微俯身,脸上的笑意很明显。

她居然一点都不排斥少年揉她脑袋的手。

那个笑容驱散了她眼前的迷雾。

少年说,小姑娘挺厉害啊。异能工友会……啊呸……异能者协会有兴趣吗?

【苏沐橙中心】微光

▪【】内为回忆(。ò ∀ ó。)

▪颓废了四周的诈尸之作,我觉得我真的废了……

▪好多内容都是从学校来的灵感,大爱xf!!!

我是一个高中老师,每一天都是一样的生活——备课、讲课、管班。其实我的教学生涯中还是有些精彩的——我教出了一个国家队队员——而且还拿了世界冠军——虽然是跟学习没有什么关系的电竞。

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沐橙已经在那里等我了。全身防护得严严实实,拎着两杯抹茶,另一只手还翻着笔记本。她抬起头,看到我的时候合上笔记本小跑过来,把一杯抹茶递给我:“好久不见呀老师。”

“好久不见……谢谢。抱歉刚刚路上堵车,来晚了。”我接过抹茶,不出所料地看见她摘下口罩,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温和。

“没关系的。所以……我们现在去学校里逛逛吗吗?”她这样问我。

我们聊了很多,从以前高中时候的趣事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才发现了很多问题的答案。

“说起来……沐橙你以前成绩很好啊,那么坚决地决定去打游戏,在没成功之前有后悔过吗?”我突然很好奇这个问题。

【“你决定好了吗?”我有些疑惑。h中是h市排名前三的高中,沐橙更是排名能到前五的优生,在择业的时候却决定放弃高考,成为一名电竞选手——这让我们各位任课老师都感到诧异。

“嗯。”她垂下眼帘。

“为什么呢?沐橙,这可是大事,你还是再好好想想吧。”我这样劝她。

“老师,不用了。我有想要追逐的东西,会一直坚持下去。”她抬起的眼眸里,明亮坚定的光让我愣了愣。】

“嗯……可能吧。在最后输了的时候,在被人否定的时候,都会有不甘,也想过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行业。有时候忍不住会哭,但是一直坚持下去,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那个时候,就不会再后悔啦。”沐橙伸手去接树上掉下来的飞絮,帽子后露出来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我若有所思。
  “那……能告诉我,那个‘想要追逐的东西’是什么吗?让你放弃已经规划好的未来都要去追逐的东西——一定很重要吧。”当时的沐橙流露出的少有的坚决,让我有些诧异。
  沐橙顿了顿。她歪歪脑袋:“呃……应该说是想一直和叶修在一块儿吧。毕竟……如果大家能一直一直在一起的话,那才真正很开心啊。”
  “这话应该说给我那到处乱窜的小兔崽子听。”我感慨着。
  沐橙只是笑。
 
  我们在偌大的校园闲逛。我记得以前h中搞活动,抽取23名同学实现他们的愿望。当时沐橙没有被抽到,但是那个愿望却在今天实现了。
  【名字一个个念过去,没有一个我们班上的学生。
  虽然他们并没有如愿,但是又找到了新的乐趣——打听别人的愿望。然后我想想,决定用班会课来让他们分享愿望。
  我带的学生里,他们应该是最活泼的一届。各种千奇百怪的愿望,什么想要一顶绿帽子啦、想要看校长跳舞啦——最后,到沐橙了。
她说:“呃……我想和老师一起闲聊着在校园逛一整天。”】

“哇……这么多年了,那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呢。”沐橙鼓起掌来,脸上有小女孩一样的神色。

“说起来沐橙你还真是一股清流啊。不过,为什么会许这样的愿望呢?”当时同学们都挺疑惑的,大家都以为沐橙会要一本书啊什么的。

她转了个圈。

“能够跟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哪怕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也是令人觉得很幸福的事啊。而且老师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朋友甚至是……家人的感觉啊。”沐橙的笑依旧温柔,但是看得出来,里面还有着淡淡的落寞和怀念。

沐橙唯一的哥哥在她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所以很多时候她会比别人更能意识和珍惜到身边的好。

从教室窗口望出去,正对着窗户的购物中心上挂着的大幅广告是沐橙代言的牌子。

沐橙顺着我的视线看,露出一个有些害羞的微笑。

我突然想起曾经的沐橙虽然是校园的风云人物,却极其朴实。
【“呃……沐橙啊,你……还有别的衣服吗?”负责表演服的同学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啊?这个不行吗?”沐橙有点吃惊,“可是……这是我最好的一件了……”
  “唉……我借你一件吧。”那个同学苦恼啊。
  “这个……不用了吧,我觉得这件就挺好啊。”沐橙显然有些不解。
  当然沐橙最后还是穿了那个同学借给她的衣服。那时候的沐橙穿着那件表演服很好看,只是明显有些局促。】
  “我以前有时候还挺羡慕那些同学的。”沐橙突然开口,“她们有很好看的衣服,能买好用的文具,被家人宠成公主。”
  沐橙的身世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但当时的沐橙从来没有表现过那些情绪,她只是平常的对待每一个人。
  “不过我也会想,我其实很幸运。那时候虽然生活拮据,但是和哥哥在一起,和叶修在一起,对我而言可比拥有那些东西开心得多。
  “当然现在有条件了,不缺那些东西了,过得也很好很幸福。只是我有时候还挺想回到那个时候的,因为只有在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好最好的。”
我看见沐橙眼里闪烁的光甚至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美好耀眼。

我们走出校门,沐橙又重新裹得严严实实的。

“欸老师我们来合个影吧?就跟毕业那时候一样。”我点头,看着沐橙拆掉伪装。

一样的位置一样的人,一样的剪刀手一样的微笑。那一刻我有点恍惚,好像回到了6年前哪一届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

“好啦。”沐橙收好手机。

“欸!你是苏……”h中处于繁华地段,更有一个大型购物商场正对校门,人总是很多。沐橙只是一会儿没伪装好,就被一个女生认出来了。

“嘘……”沐橙迅速带好帽子和墨镜,吐吐舌头,“别说出来呀。”

我看着她娴熟地给粉丝签名,跟我挥挥手,跑着猫进了一条小巷子。

我看见她的背影,突然想起当年学生们体能训练的时候,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们的身上——不,不只是阳光,他们脸上年轻的笑容,也在散发着微光。

明天开学自我安慰的产物

我……明天开学还要考试……
沐橙大老婆请赐予我力量
.
.
“心情不好?”苏沐橙像往常一样温柔地微笑着,叶修却感觉到苏沐橙的心情似乎并不是很好。【黄金搭档的默契hhh】

“哇……这样都看得出来吗?”苏沐橙歪歪脑袋,脸上这才露出些真实情绪。

“难受的话,别憋着啊。”叶修揉揉她的脑袋,“和哥说说?”

“其实也没什么啦……”

“阿繁明天就要开学了,而且还要考试……她本来是那么帅气的一个人,现在可憔悴了,我心疼她。”苏沐橙叹口气。

——《叶修:为什么觉得我老婆被拐了?》

【黑遍全联盟】茶兑苹果醋

苹果醋的颜色和饭店里的那种茶颜色像到炸【微笑】
所以这会导致
这是一篇重度的ooc
文风不存在的【惭愧】各位看官大佬请多包涵!
.
.
.
.
.
  某天国家队众人一起吃饭。
  黄少天在一口气说完一堆话以后端起面前的苹果醋灌了一口。
  ……卧槽这是什么味道!
  然后坐在他身边的喻文州给他夹了一筷子秋葵:“少天啊这是你最爱吃的秋葵赶紧吃了吧!”声音粗犷异常豪迈。
  队长你ooc了!!
  接着黄少天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很想吃碗里的秋葵。
  于是他吃了一口,好吃到热泪盈眶并且让他很想说一堆话来表达自己的感动之情。
  可是他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卧槽我ooc了!!
  远方的叶修端着杯冰淇淋问苏沐橙要不要吃。
  苏沐橙不耐烦地吼了一句,于是叶橙二人吵起来了。
  老叶和苏妹子你们ooc了!!
  刚刚去上厕所的张新杰此刻睡眼惺忪地坐回座位上:“昨晚修仙,刚才居然睡着了。”话毕一不小心滑了一下带倒了自己的杯子。
  张新杰你ooc了!!
  再看看远方的其他队员……
  全都ooc了!!
  黄少天脸色灰败。
  此时服务员走过来,将茶加满了黄少天的杯子。
  ……可是杯子里原本的液体是苹果醋啊亲!!
  黄少天目瞪口呆,盯着杯子看了很久,过了一会儿,身边的景象突然有一瞬变回正常。
  似乎原本服务生是给他的杯子加了东西,但是当时他正滔滔不绝所以并没有注意。
  所以是这杯茶兑苹果醋作的妖吗?
  所以喝一口应该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黄少天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端起面前的苹果醋喝了一口。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侧过头问黄少天。
  还好队长你现在终于不ooc了你刚才真的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可是刚才的那杯有毒的东西真的是喝得我很难受啊!!
  “队长我有点想吐你让一让我去一下厕所!”
.
.
.
.
.
  是的昨天我的杯子里就是茶兑苹果醋……
  但是当时是这样的……
  吃饱饭之后当然应该发散思维于是我一个人静静地开拓脑洞,此时我的杯子里还有三分之一的苹果醋。
  然后服务生走到我身边将茶加满了我的杯子。
  我:“……”
  呆滞了很久以后我掏出手机给这家伙 @. 发消息。
  我:怎么办我刚才吃饭的时候服务生往我的苹果醋里加满了茶
  小污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服务员
  小污徐:你可以试喝一口
  我:……
  ……再见。
 
 
 
 

失忆【?】的鬼医

尴尬的是我好像没看见过百妖的同人……
所以我浪过来了……
文风不存在的【惭愧】各位看官大佬请多包涵!
.
.
.
.
.

鬼医桃夭失忆了!

小和尚磨牙异常惊恐——虽然桃夭脾气坏又爱损人,但好歹养了他这么多年不是?他还是有良心的嘛。而且……而且桃夭失忆了,他难道要被柳公子吃了?瑟瑟发抖……

天真可爱又善良的磨牙慌得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小和尚你怎么能这么想肤白貌美细腰长腿的柳公子我呢!再这样皮我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柳公子难得出现,不悦地看着小和尚。

磨牙想起被柳公子的诗作支配的恐惧,虽然还在默默吐槽,但还是乖乖闭了嘴。

其实柳公子哪有那么有责任心呢,他只是看出来桃夭是装失忆罢了。

“现在要紧的是让桃夭恢复,可不是你跟这瞎着急。”柳公子倒也没点破真相,只是提了这么一句。

“对耶……”磨牙恍然大悟,但随即又愁眉苦脸,“那要怎么办呢……”

磨牙在旁边急得转圈圈,狐狸滚滚也跟着他一起急得转圈圈,莫名生出一种喜感。

“喂,装失忆有意思吗?”柳公子压低声音问桃夭。
“当然有意思。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桃夭的嘴完全没动,她依旧装着失忆后懵懂的模样。

“小和尚要是给你逼急变得皮糙不好吃了,看我怎么弄死你!”柳公子一瞪桃夭,只是心里居然也开始觉得事情有意思起来,没有戳穿她。

啧啧怎么办他好纠结啊……

“你要是敢念你写的诗我就把你炖成蛇肉火锅。”桃夭目不斜视。

“那我先吞了你!”

“是嘛?”桃夭脸上露出玩(xin)味(zang)的微笑。

柳公子翻个白眼,消失在空气中。

笑话,她可是鬼医桃夭,哪能那么容易被整。

可怜磨牙还在苦苦想让桃夭记起事情的方法。

磨牙决定带桃夭去以前去过的地方。

他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跟桃夭说着:“唉唉桃夭你看那是我们碰到滚滚的地方……”

“吵死了!”桃夭爆发了。

磨牙打了个寒颤。他辛辛苦苦介绍还被骂,哪有这样的道理啊!但是……这好像以前的桃夭啊……

桃夭憋住了。她是想好好逗逗磨牙,没带这么玩儿的啊!

然后他们晃到了元宝堂。

“这没啥毛病啊!”叶逢君狐疑地看着桃夭。

“诶没意思没意思,居然被看出来了。”桃夭一下破了功,无聊地摆摆手。

“小和尚你咋这么笨呢,那丑姑娘这么拙劣的演技都瞒得过你。”空气里传来柳公子的声音。

“你们……你们玩儿我呢!”磨牙悲愤欲绝地看着桃夭,滚滚也学着他的样儿,只是做出来有点傻。

“你傻呗。”桃夭笑嘻嘻的。
“桃!夭!”

波斯菊与风铃草【喻黄.花吐】

第一次发文有点怂
文风不存在的【惭愧】各位看官大佬请多包涵!

今天的蓝雨一如既往的吵。

“喂喂跑算什么有本事来jjc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黄少天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出现了一个突兀的停顿,他看着键盘上带着血丝的花瓣,难得地闭了嘴。

“……”黄少天伸出手,拎起一片花瓣,是波斯菊。

“这是什么啊!”黄少天的话一下被惊得少了。

于是整个蓝雨都懵了。

“那黄少你喜欢谁啊?”百度完这所谓花吐症之后卢瀚文问起黄少天。

“咳咳……”黄少天又咳出一些花瓣,“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可是时间不多了啊!”卢瀚文急了,“黄少赶紧找,我们帮你追啊!”

……哪里是追那么简单啊。

他肯定……不会喜欢他啊。

难道只能等死了吗……

已经两周了。

黄少天依旧大呼小叫地打着BOSS,还好是夏休期,不用打比赛。

结果不仅黄少天没治好,喻文州也开始吐花瓣了,是风铃草。

喻文州的心情很复杂。

他肯定……不会喜欢他啊。

门被敲响了。

“请进。”喻文州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

黄少天站在门口。

“队长你喜欢谁啊?”黄少天犹豫着,还是忍不住问了。

“嗯……一个队友。”

……蓝雨和尚庙……意思是?

“少天你过来一下。”喻文州的脸上突然出现充满深意的微笑。

“你可以……治好我吗?”

很久很久。

“没事了。”

他们一起吐出最后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