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繁繁繁

好困啊TAT
人活着就是为了娶到沐橙和云秀√
称呼随意鸭
欢迎唠嗑!
好好学习好好更文

【叶橙】雨天

▪是个校园pa的小片段!
.
.
.
.
.
苏沐橙把手搭在眼睛上:“雨下得好大啊。”

“别站太前面,淋到了。”叶修把她往后拉了点。

唔……这都放学有半个钟了,再不回去可就太晚了。

人越来越少了,雨越来越大了。

“我先回去,你再等等吧,淋雨不好。”叶修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

“那你……”

“我没事。”

苏沐橙看着叶修在雨幕中渐渐模糊的背影,又往后退了两步。

H市已经很久没下雨了,这一下就下了个痛快,愣是没停。

天有些暗了,苏沐橙认命地叹口气,迅速冲进了雨中。

苏沐橙把外套举在头上也没啥效果,衣服湿答答地黏在身上,实在不好受。

已经有些冷了,苏沐橙看到有红灯,停下来的时候直打哆嗦。

然后一抬头看到叶修。

叶修手里拿着两把伞,也没撑着,看到苏沐橙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撑起一把伞。

绿灯亮起来的时候交通灯滴滴滴地响,苏沐橙站在原地看着叶修大步走过来,顺势就扑了过去。

叶修把伞都用一只手拿着,空出一只手搂紧了苏沐橙:“不是让你等等吗?”

苏沐橙没回答他:“你干嘛不撑伞啊?”

“不撑伞跑得快些,怕你等急了,没想到你真等急了。”叶修的手又紧了紧,有些心疼。

苏沐橙没说话,低头蹭了蹭他。

两个人身上都滴滴答答淌着水,显得很狼狈,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感受到的体温都是冰凉的,一接触就哆嗦了一下,说实话那感觉并不怎么好。

但苏沐橙想,下雨其实也不冷嘛。

-END-
.
.
.
.
.
▪昂……希望小可爱们能喜欢鸭!

【张楚】肥宅快乐联文之剪头发

@萧故愚w  @句号 液!我更完了!
▪嗯……这篇也叫……无欺。
.
.
.
.
.
楚云秀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的母上大人非常满意地盯着镜中的女儿。

所以说母上大人之前说的什么包好看就跟偶像剧里那些渣男说的什么一辈子一样不靠谱啊呜呜呜。

楚云秀后知后觉地崩了表情,抱着印有她新男神的抱枕哭去了。

所以你永远无法想象楚女王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把对手打得吱哇乱叫。

哦当然吱哇乱叫的不可能是张新杰。

并且他还把楚云秀稳住了。用一种特别的方式。

“吃慢点啊。”张新杰看着楚云秀哧溜哧溜吸面条,失笑道。

头发剪得是真不好看,刚刚一不小心被烫到显得有些狼狈,脸蛋被热气熏得红扑扑的,此时她的形象实在说不上好。

可他想这么一直一直看着她,现在也好以后也好,都要一直一直看着她。

真是不合常理。

而他深陷其中。

张新杰和楚云秀并肩走在小道上。

“……就是这样。”楚云秀懊恼地往下按了按帽子,企图遮住那毒害人眼睛的刘海。

“喂你笑什么啊!”

“不笑不笑。”张新杰努力压下嘴角,想回到平时那副性冷淡的模样,偏偏怎么都成功不了,只好选择放弃,伸手摘下落在楚云秀帽子上的树叶。

其实是因为你太可爱了,看到你就开心啊。

楚云秀莫名觉得张新杰笑得有点春心荡漾的意味,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欸我到了!”楚云秀大踏步走向酒店,冲张新杰大大地挥了挥手。

一个特别明艳的笑容。

张新杰呼吸一滞,抬腿追了上去。

他头一次有了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云秀,去我家吧。”

张新杰的房间整洁到了一种常人难以达到的境界。

楚云秀跟在张新杰身后走进房间,表情活像特务头子交接现场。

她刚差点被张新杰吓死好吗!

邀请她去剪个头发用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句子……

……谁又能想到她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让张新杰帮她剪头发呢。

这一切都太他妈玄幻了。

“……干嘛这么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啊。”

楚云秀颤抖着抓住张新杰的手:“张新杰你不会坑我的对吧?”

“不坑。”

“你这个表情让我很害怕啊……要是你真坑我了怎么办啊呜呜呜那我不是更不能见人了……”

“要是我坑了你,就把我赔给你,不亏吧?”

“……”

“如果我没坑你,那就把我送给你。”

楚云秀慢了半拍。

“……你……说真的?”

“嗯。”他嘴角上扬出了一个愉快的弧度,“童叟无欺。”

-END-
.
.
.
.
.
▪昂……希望小可爱们能喜欢鸭!

【喻黄/黄少天生贺】少年游

▪我我我我又迟到了哭泣!!谁能想到有一天我会沙雕到一不小心把我写了一大半的文删掉呢……
▪迟来的……天天生日快乐!!
▪本来想写个正经的武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真是越写越沙雕……
.
.
.
.
.
少年安静地躺在小舟上,慢慢悠悠地晃着,河的对岸是向往已久的江湖。

那天晴空万里,正是偷袭的好时机。

蓝雨山一众弟子聚精会神,眼看就要将那妖怪收服——

一道剑光当空而下,硬生生破开蓝雨山的阵法,又转眼刁钻地转了个方向,直指那妖怪,不过短短几弹指,变换的招式之多剑光之绚烂,愣是晃花了那些弟子的眼!

那剑法了得的少年正是黄少天,只不过那时他才十四,尚不成熟,因着喜欢偷袭且话多得令人窒息,常常被各大门派追得吱哇乱叫。

然而经此一役,蓝雨山掌门人魏琛看中了黄少天,最后说服他进入蓝雨山修习,这便是一代妖刀的起点。

从那时起,就有个少年一直默默地看着他。

而此时的黄少天带着一身诡异的装束,走在去小厨房的路上。

因为今天的晚饭是秋葵。

黄少天的心情异常沉重,我踏马明天就要下山修行了最后一顿饭还要给我做秋葵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从此一生黑啊唉算了我要自力更生虽然做的的确难以下咽但总比秋葵好吧呜呜呜。

然后他在厨房里看见了喻文州。

窗外月光如水,真是适合幽会的好日子。

于是这两个人对着一盘白斩鸡静坐。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喻文州打破沉默:“少天是饿了吗?”

黄少天沉痛地点点头,正准备开口就被喻文州塞了一块白斩鸡。

结果就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安静如鸡地分完了那盘白斩鸡,然后喻文州神奇地拿出了新的一盘白斩鸡收好,打算明天路上吃。

是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一道下山修行。

“嗯?少天问白斩鸡吗?”

黄少天眼巴巴地看着他:“对啊对啊昨晚我刚好很饿然后文州你就带着白斩鸡出现了你简直是我的福星天哪白斩鸡真好吃!”

“因为我都知道啊。”

“知道你不吃秋葵,所以你一定不会好好吃饭,晚上一定会偷偷跑厨房,但是又不擅长做饭,我就带了白斩鸡给你。”

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我看了你那么久啊。

还有……

“少天,生辰快乐。”

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喻文州,正想开口说什么,喻文州倾身上去,目光里是温柔情思。

一个带着白斩鸡味道的吻。

那时的太阳还有一半在地平线之上,暖融融地照着江上的两个人,小舟晃啊晃啊晃,兜兜转转也是温柔的动作。

喻文州离开的时候黄少天还是一幅震惊的模样,喻文州便笑了。

“少天……”

此时夕阳漫天,远方江湖浩然,眼前心上人在。

黄少天依然安静着。

-END-

是要披荆斩棘始终如一的少年呀。

.
.
.
.
.

▪天天我爱他!
▪昂……希望小可爱们喜欢鸭……

【张楚/楚云秀生贺】犯规

▪1555551我居然错过云秀的生日了……(打死自己
▪是一份迟来的生贺!
▪祝我的女王成人快乐呀
.
.
.
.
.
00.

夏休期,8月3日的晚上。

此时处于度假状态的楚云秀正在调戏酒店的机器人。

对。调戏机器人。

我们的楚女王拎着自己的手机站在房门口笑得无法自拔,顺手带上了房门。

楚云秀开心了一阵,愉快地把机器人送走,回身,开门,准备看电视剧。

……靠。

楚云秀的内心毫无波澜。

……靠!

楚云秀的内心波涛汹涌!

门锁住了。她出来的时候还没带门卡。

手机闪了一闪,彻底没电了。

所以说祸不单行啊。

01.

楚云秀很烦躁。

手机没电前她看了一眼,距离她最近在追的电视剧开播还有3分钟。手机没电了,下去找前台是绝对会错过电视剧的——

啊——

人生——

但是她又想了想,觉得3分钟应该够她砸开楼上张新杰的房门,借张新杰房间里的电视看完这一集再下去找前台,回房睡觉,完美。

于是她蹭蹭蹭地上楼了。

那么张新杰和楚云秀为什么会在上下楼呢?

02.

8月2日晚。

张新杰伸手按向电梯关门键。

“欸欸欸等等!别关!”一个有点熟悉的女声传来,带着因极速奔跑而起的风声。

张新杰转手按住了开门键。

楚云秀稍稍冲过了一点,拎着行李箱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啊谢谢你啦……”

“……张新杰?!”

他也吃惊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模样。

“楚队。”

03.

  楚云秀一边等片头曲过去一边把她是如何愉快地把自己锁在门外这件事告诉张新杰。

  “都怪那个机器人太可爱了哇!”楚云秀捶了一下靠枕。

  然后她就被开始的电视剧吸走了注意力。

  张新杰失笑,给楚云秀递了杯水。

  “谢啦!”

  张新杰忍不住把视线从电脑移到楚云秀身上,看见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看得太入神而忘了把杯子放下去,嘴唇就抿住杯沿,上扬出一个诱人的弧度。

  太美好了。

  张新杰垂下眼睛,看向手机日历上被标注的8月3日。

  他突然觉得工作报告不做也罢。

04.

张新杰默默给楚云秀递了张纸巾。

楚云秀眼泪汪汪地接了过来。

“你工作做完啦?”

“嗯。”

其实没有。

但是刚才看着她,他就觉得没办法静下心做其他事了。

05.

“谢谢你啦!”看完电视剧,楚云秀心情颇好,准备下楼找前台。

楚云秀把手放到门把上。

“楚队。”张新杰突然开口叫她。

“嗯?”一个明媚至极的笑容。

张新杰鬼使神差地改了口。

06.

“云秀。”张新杰的嘴角噙着点笑意,镜片后的目光温和至极,镜片上反的光不知怎的,竟不似从前那般冰冷。

楚云秀愣了一下。

不是楚队。

是云秀,不是楚队。

“生日快乐。”他说。

07.

楚云秀笑得更开心了。

她大步走过去,抱住张新杰,还用力拍了拍他的背。

然后她想往后退。

但是张新杰没松手。

08.

“张新杰?”

张新杰又把她往怀里带了点:“我很认真地想过了,我们俩很合适。”

楚云秀仰头看他,面容上带点茫然惊讶,嘴角却有上扬的欲望。

“所以,云秀,作我女朋友,好吗?”

09.

“你这样太犯规了,新杰大大。”

是女王独有的妩媚的坏笑。

-END-

愿我的女王披荆斩棘,最终找到独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天地;愿我的女王浅行吟歌,最终寻得终不离不弃的那一位良人。

而今后的每一年,我都陪你过。

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
.
.
.
.
.
▪对啊那个把自己锁在酒店房门外的沙雕就是我——(理不直气也壮
▪昂……希望小可爱们能喜欢鸭!

【张楚】肥宅快乐联文之图书馆

▪又名 距离性暗恋

▪校园paro,一个双向暗恋的小甜饼

▪呐我终于更完了(。ò ∀ ó。) @句号  @萧故愚w

〈01.〉3cm

“哎哎哎奶爸!”

楚云秀没刹住车,“哐当”一下撞到桌子上,吃痛地往后退了几步,结果华丽丽地撞上了书柜,双手乱挥好不容易抓到来帮忙的张新杰的手,一个用力两个人又重新和书柜来了个亲密接触,张新杰“嘶”了一声揽过楚云秀转身把她按在书柜上,这才使两人在桌子和书柜间打转的动作停止下来。

时间好像突然暂停了。

阳光慵懒地倾泻下来,两人脚边凌乱地散着几本刚刚掉下来的书,鼻尖与鼻尖的距离只有三厘米。

……是想亲上去的危险距离。

〈02.〉20cm

“嗯,好的,我们会注意。”

张新杰在楚云秀旁边的位子坐下:“刚才怎么跑那么快?下次小心些。”

楚云秀好像还没回过神:“……要迟到了啊。”

张新杰叹了口气,伸手在她脑袋被磕到的地方揉了揉:“不用急……”

楚云秀虎躯一震,迅速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张新杰愣了一下,吞回了还没说完的话。

没关系,你可以迟到。

而楚云秀脑袋一片混乱,反反复复地想着一句话。

……这样的张新杰竟然该死的好看!

树叶的影子投射在书页上,隐隐约约在晃动。

座位间隔了二十厘米,嗯,一个非常安全的距离。

〈03.〉15cm

图书馆很安静,唯一有的就是人们翻动书页的声音。

于是心跳声便被放大了数倍。

跳动着,充满了巨大的欢喜。

楚云秀往张新杰那边挪了挪。

间隔十五厘米。

以后会不会更近呢?

啊……

心跳变快了,模模糊糊是个美好的速度。

好喜欢啊。

楚云秀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

〈04.〉0cm

楚云秀睡着了。

张新杰侧头看她。

小女王睡着的样子也很好看,头发有些乱了,睫毛一颤一颤,趴着的样子有些像个小孩子。

阳光好像也懒洋洋的,暖融融地照着。

“张新杰……”

“嗯?”

他凑近了去听。

楚云秀嘟囔了句什么。

张新杰的耳尖似乎红了红,嘴角带着点儿弧度。

那,再近一点。

〈05.(其实是个??的结尾〉

“醒了?”

“啊……呃?你这个表情?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很傻的梦话?”

“不傻。”

我很喜欢。

〈00.〉

一个暗戳戳的关于喜欢的小故事(⁄ ⁄•⁄ω⁄•⁄ ⁄)

嗯?秀秀最后说了什么?

那我哪知道。(喂!

-END-

难产……

妈耶我真坚强

希望小可爱们能喜欢| ू•ૅω•́)ᵎᵎᵎ

【张楚】无药可救

▪一个小片段(大概是个校园paro

▪就……临睡前(。)想到的表白系列哈哈哈

张新杰看着眼前哭得厉害的楚云秀,俯身帮她擦去眼泪,楚云秀却哭得更凶了。

他怎么就是拿她没办法呢?

她说他的眼镜反光排练的时候晃得她眼睛疼,他就顶着高度近视的眼睛每次都把眼镜摘下来。

她说她遇到不顺心的事想找人聊聊天,他就违背了他的时间表陪她熬到深夜。

她说她喜欢吃街角那家小店的酸辣粉,他就特地研究了那家店的酸辣粉放多少醋好吃再教她怎么调。

他记得所有她的爱好她的口味她喜欢的电视剧,他清楚地知道这份感情,他对待她的一切都那么认真,又好像失去了他一贯的冷静自持。

甚至是无法控制又担心失败得有些小心翼翼。

怎么会不喜欢呢?

明明就是喜欢到无药可救啊,我的女王大人。

▪就……我的理解中是老张只会被喜欢的人打乱节奏,然后再用一贯的严谨宠着那个她,秀秀是个平常很浪的女王,其实内心对喜欢这事是很小女生的那一种。

▪真、睡前小故事| ू•ૅω•́)ᵎᵎᵎ

【轩哥生贺】如也

▪……末末末末班车?
▪我吹爆车干哥!!!
▪消失好久冒(xu)个泡(wei)
▪战队友情向,ooc严重……

  李轩往年的生日都过得非常……
  没加入虚空的时候,他的哥们儿会拉上他打一天荣耀,送他一些奇奇怪怪的礼物,大家怼来怼去的就过去了。
  加入虚空以后,画风依旧清奇。
  各种藏礼物啊虚伪的冷漠啊过分的热情啊反正所有瞎搞的玩意儿都被玩了个遍。
  其实李轩每一年都很开心。
  (虽然一开始会被那群戏精骗到……
  所以今年……会是什么呢?

  0:00
  李轩的QQ爆了。
各个职业选手都卡着点送上了祝福,等到他一个个回复完已经很晚。

然后他顺手打开了微博打算发一条感谢……

接着他发现他的私信爆了。

从曾经没有多少人在意的网瘾少年到现在有无数人记住生日的第一阵鬼,李轩有过无数疯狂练习的日夜。

“谢谢大家,今年我也会继续努力!”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敲下这一行字。

今年也会努力,踏破过去的虚空,向着那个最高的荣耀冲去。

6:00

李轩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成为了真正的第一鬼剑士,梦见虚空双鬼打爆了所有组合,梦见虚空的所有人站上领奖台,捧起那象征着最高荣誉的总冠军奖杯——

他醒过来了。

那只是一个梦。

但他坚信那也是不久的将来。

五月,太阳很早就已经升起了。阳光温柔地洒进房间,照耀着今天的寿星,照耀着他的梦想,照耀着他的将来。

7:30

今天的虚空,真的特别正常。

没有刻意做出的不同,真的就只是寻常的——

“队长好!”

“队长生日快乐!”

“队长这是礼物!”

……不对,这有问题。

但是吴羽策极其淡定地说:“今年真没什么了,我们就想给你过个正常的生日。”

李轩看着他家阿策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训练,虽然还是有些不相信,好歹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12:00

饭点!!

李轩吃完长寿面,从凳子底下摸出一个盒子。

“还说没花样。”李轩笑嘻嘻的,看见盒子里装着一个本子。

每一个人的祝福,每一个人的简画,每一个人的签名。

真是的,干嘛搞这么……

李轩翻到最后一页空白,也提笔郑重地牵下自己的名字。

另外还有四个字。

“一起加油!”

8:00

今天的李轩早早就上了床。

他看着天花板,忍不住笑出来。

自己能有这么一群队友,真是幸福。

他渐渐睡去。

10:00

一阵拍门声把他吵醒。

“队长!队长?队长——”

他翻身下床:“门没锁,进来吧。”说着就要去开灯——

“别别别开灯!”李迅大声阻止他,在所有人都进来以后顺手打上了门。

虚空战队的成员齐齐站在门边,最前面的吴羽策捧着蛋糕,黑暗中蜡烛的光一闪一闪,虚空的队员们大声说着——

“队长!生日快乐!”

10:30

李轩招呼着大家一起许愿。

“队长越来越帅!”

“虚空越来越好!”

以及被众人围在中心的李轩——

他想着——

李轩第一鬼剑,双鬼最佳搭档,虚空拿总冠军。

像那个梦里一样。

李轩睁眼,和队友们一起吹灭了蜡烛。

像这样的每一天是那样好,一切都那么好,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好了。

(wei)▪FIN

11:00

“这个蛋糕很好看啊。”

“那就别切了。”

???

“过生日传统不能丢啊。”

李轩被众人“啪”地一下按进蛋糕里。

……我就知道正常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李轩把头从奶油里拔出来,冷漠地想。

真▪FIN

▪ooc严重的要死我是罪人……

▪请大佬们多多包涵!!

▪【如也】像这样在虚空的每一刻都是最好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阿▪起标题废▪鱼




【白亮】鬼使神差

▪咳咳……寒假时候给徐子 @句号 写的生贺……生日都过了两个月了才发出来……
▪剑仙×武陵仙君

────────────────────

诸葛亮,武陵仙君。

很多隐居于世的高人,都有一幅让凡人捶胸顿足的好皮囊。诸葛亮也没有打破这一定律。白发白衣的少年手执羽扇,不知多少思春少女为他献出了三尺鼻血。

他倒有个逸闻:职业是牵红线的,给不少人牵过红线,自己倒是没任何动静。据知情人所说,诸葛亮其人,傲娇、淡漠、很难撩,还有可能是个断袖。又因这点,喷出鼻血的思春少女们恨恨地擦干鼻血,开始写起all亮话本子。

那头故事的主人公淡定地煮着茶。

“啧啧,喝酒不好?我那可珍藏了大批好酒,改天咱们煮酒论剑,可比单喝茶有意思得多。”热情奔放的剑仙李白如是道。咳咳……其实醉酒后好像能做不少事儿呢……

“伤身。”诸葛亮言简意赅,点茶的动作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点出的茶茶乳融合,水质浓稠,饮下去盏中胶着不干,是为咬盏。

“不错不错,几日未见,点茶技艺着实精进了不少啊。”李白赞叹道。

嗯……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诸葛亮笑笑。他其实喜欢这人的豪气,但是……人设不能忘啊!【突然想起我要写亮亮傲娇受233】

  “你这牵了这么久红线,没想着给自己牵一个?”李白欣赏着盏中留下的茶沫,随意地问道。

  诸葛亮手顿了顿:“不感兴趣。”

  “这话传出去又该伤女孩子心了。”李白耸耸肩。“你不会……真是断袖吧?”

  诸葛亮皱眉:“怎么可能。”

  不可否认,他的确对李白有些异样的情感。只是性格使然,他并不想有任何表现。

  “喂……我认真的。”李白突然换了种神情,“我倒觉得……咱俩就挺好。要不要试试?”

  李白的脸在诸葛亮眼中逐渐放大。

  鬼使神差。

【叶橙】迷雾

▪很好我发现我一受刺激就会突然诈尸(ಥ_ಥ)但是这次写的ooc了(不我什么时候没有ooc(滚去面壁思过

────────────────────

苏沐橙奋力向前挤。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地铁站的人多得简直要把她挤成遗像。

她忽然停住了。

转身,伸手,拽住。苏沐橙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为什么要一个人扛着?”
 

150年前,雾之谷。

苏沐橙向前奔跑着,偶尔被树枝绊倒也迅速爬起继续往前。

脸上被蹭得火辣辣地疼,但是她没有办法停下来,更没有办法包一下身上的伤口。

身后的迷雾穷追不舍,苏沐橙不敢回头看。

并不是所有的异能者都是友善的,很久以前她就意识到了。

【  “沐橙!快走!”哥哥牵起她的手向前狂奔。她并不清楚哥哥为什么要跑得那么快,但她记得哥哥跟她说过,很多异能者为了完成试炼是不择手段的,更有强大的异能者为了试炼不惜杀人。

  曾经他们也这样仓皇地逃跑过,但是从未有一次,她有这样强烈的恐慌。

  她抓紧了哥哥的手。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漫天的迷雾。

  她不知道刚刚就连跑着都在安慰她的哥哥是怎么倒下的,但是她知道哥哥是为了保护她才死的。

  迷雾始终不散。】

“呼……呼……”苏沐橙大口大口地喘气。她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迷雾后的漫天火光。

她怎么跑到这来了?

头痛欲裂。

从未有过的战意。

手掌下吞日逐渐凝聚成型。

蓄力,轰出,不假思索的攻击。连苏沐橙自己都无法解释那股攻击的冲动和此刻燃至顶点的异能是如何出现的。她能感觉到的,只有酣畅淋漓。

一招一式都如经过计算般精准。

……结束了?

可是为什么迷雾还在?

吞日已经自动恢复成非战斗状态,掌中燃起的异能之力也已经熄灭,疲惫忽然涌入她的身体。

这是哥哥离她而去的地方。

从四肢传来一股无力的感觉,苏沐橙靠在树上的身子滑下去,她低下头,把脸埋在手臂里,感觉到眼泪掉下来。

苏沐橙再强,骨子里也就是个小女生,她会害怕,会哭泣,也会想躲在一个人身后什么都不用管。只是她不得不独自一人强打精神面对前方的迷雾,甚至只能无法停留地向前冲去。

因为哥哥说,他们这种人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成为别人完成试炼的垫脚石,要么变得强大让别人不敢惹你。

有人!

苏沐橙迅速警戒起来,掌中开始蓄力。经过刚才的那一战,使用异能时她的周身都有一种通畅之感。

……没有危险的气息。她收起异能。

她微微仰头。

那是她一生都将铭记的画面。

叶修给苏沐橙倒着水。

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女生,居然是自己的继任者。

那双和他一样一战斗就会变成异瞳的眼睛里充满倔强的光芒——他还记得苏沐橙的异能觉醒的那天,明明只是个小姑娘,眼里的狠厉却让他都感到了寒气。

其实很温柔地笑的时候,可以照亮这永远暗沉的雾之谷啊。

叶修平静的守护者生涯持续了很久。

作为一个全异能精通的妖孽,他绝对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正巧他不想过中规中矩的生活,于是理所当然地,他成了第三百九十八任守护者。

不过那些小打小闹他可懒得管。反正那些又不属于异能工友会(不!是异能者协会!是阿鱼我被带偏了!)的管辖范围。异能者的竞争是很残酷的,这点他很清楚。在他的异能还没觉醒的时候,他活得也很艰难,这个道理对他来说很好懂。

冷酷,但是很冷静。

于是他过着退休一样的生活。

老人家需要保养嘛。

是怎样被改变的呢……

或许是因为她当时在软弱外硬生生包裹一层强硬的倔强眼神太让人心疼了。

或许是他完全抵挡不了她后来在被他揉脑袋时瞬间融化的神色对他的攻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叶修,淡定了几百年的老妖孽,因为苏沐橙,翻、车、了。

苏沐橙的手在叶修眼前晃晃,他才回过神来。

好看的小姑娘歪歪头,轻轻咬嘴唇,悄悄流露出来的撒娇依赖的神色让他怔了怔。

明明应该是一个好好在家人庇护下成长的小女生,偏偏是个异能者,偏偏是下一任守护者,偏偏要赶在这个时候。

迷雾不是闹着玩儿的,蛰伏千年的毁灭时代,破坏性可想而知。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冒险。

苏沐橙望着天上那轮圆月笑意盈盈,没有去想叶修的神情为什么那么凝重。

吞日上的光芒闪烁得极其微弱。

脸上布满血污。

苏沐橙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叶修,但是她没有看到叶修让人安心的微笑,她看到的只有叶修的千机伞在抵挡攻击的同时微微颤抖。

她的手也跟着颤抖。

说到底……自己还是太软弱啊……

明明说过要坚强……明明想要在他身边不拖他的后腿……

“沐橙!向后!”

“啊!”她下意识地向后踏了一步。

脚下暗紫色的六芒星闪现。

无法抵挡的吸力。

苏沐橙的瞳孔骤然睁大。

意识和力量都被从身体里抽出。

……怎么会这样……

“叶修!”

“明明可以一起面对的,明明说好都不离开的……”

苏沐橙再醒来的时候,眼前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

一切都平静地像是做了个梦。

瞳色很正常。

手掌无法蓄力。

无论怎样尝试吞日都召唤不出来。

原来……都是假的吗?

医生说她失忆了。她麻木地听着熟人的描述,大概拼凑出了自己的过去。

孤儿、成绩很好、擅长打游戏。

可是她觉得那些都是假的,叶修、异能者、雾之谷才是真的。

已经过了很久了。久到她相信那些都是她做的一个梦,久到她忘记了曾经的恐惧曾经的欢喜曾经的怅然若失。

可是十八岁以后她再也没变过样。过了五年十年二十年,她一直都是十八岁的模样。

她想起异能界的规则。

异能者的时间是停止的。

为了瞒住一切,她不停变换身份。

为了拨开迷雾,她不曾停下脚步。

直到这天,她看见那个同样没有任何变化的少年。

雪下得好大。

叶修和苏沐橙并肩站在桥上看雪。

他们都没有说话。

苏沐橙突然有点想哭,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开口——

叶修突然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苏沐橙侧头看见叶修的笑容,极其温柔——

她的眼前是他们初见的画面。

那个她永远记得的画面。

眼前还有朦胧泪光,但她忍不住微微笑了出来——

她看见那个少年从树上跳下来,吊儿郎当的模样。她的结界完全影响不到他。

少年微微俯身,脸上的笑意很明显。

她居然一点都不排斥少年揉她脑袋的手。

那个笑容驱散了她眼前的迷雾。

少年说,小姑娘挺厉害啊。异能工友会……啊呸……异能者协会有兴趣吗?

【苏沐橙中心】微光

▪【】内为回忆(。ò ∀ ó。)

▪颓废了四周的诈尸之作,我觉得我真的废了……

▪好多内容都是从学校来的灵感,大爱xf!!!

我是一个高中老师,每一天都是一样的生活——备课、讲课、管班。其实我的教学生涯中还是有些精彩的——我教出了一个国家队队员——而且还拿了世界冠军——虽然是跟学习没有什么关系的电竞。

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沐橙已经在那里等我了。全身防护得严严实实,拎着两杯抹茶,另一只手还翻着笔记本。她抬起头,看到我的时候合上笔记本小跑过来,把一杯抹茶递给我:“好久不见呀老师。”

“好久不见……谢谢。抱歉刚刚路上堵车,来晚了。”我接过抹茶,不出所料地看见她摘下口罩,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温和。

“没关系的。所以……我们现在去学校里逛逛吗吗?”她这样问我。

我们聊了很多,从以前高中时候的趣事到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才发现了很多问题的答案。

“说起来……沐橙你以前成绩很好啊,那么坚决地决定去打游戏,在没成功之前有后悔过吗?”我突然很好奇这个问题。

【“你决定好了吗?”我有些疑惑。h中是h市排名前三的高中,沐橙更是排名能到前五的优生,在择业的时候却决定放弃高考,成为一名电竞选手——这让我们各位任课老师都感到诧异。

“嗯。”她垂下眼帘。

“为什么呢?沐橙,这可是大事,你还是再好好想想吧。”我这样劝她。

“老师,不用了。我有想要追逐的东西,会一直坚持下去。”她抬起的眼眸里,明亮坚定的光让我愣了愣。】

“嗯……可能吧。在最后输了的时候,在被人否定的时候,都会有不甘,也想过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行业。有时候忍不住会哭,但是一直坚持下去,发现自己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那个时候,就不会再后悔啦。”沐橙伸手去接树上掉下来的飞絮,帽子后露出来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我若有所思。
  “那……能告诉我,那个‘想要追逐的东西’是什么吗?让你放弃已经规划好的未来都要去追逐的东西——一定很重要吧。”当时的沐橙流露出的少有的坚决,让我有些诧异。
  沐橙顿了顿。她歪歪脑袋:“呃……应该说是想一直和叶修在一块儿吧。毕竟……如果大家能一直一直在一起的话,那才真正很开心啊。”
  “这话应该说给我那到处乱窜的小兔崽子听。”我感慨着。
  沐橙只是笑。
 
  我们在偌大的校园闲逛。我记得以前h中搞活动,抽取23名同学实现他们的愿望。当时沐橙没有被抽到,但是那个愿望却在今天实现了。
  【名字一个个念过去,没有一个我们班上的学生。
  虽然他们并没有如愿,但是又找到了新的乐趣——打听别人的愿望。然后我想想,决定用班会课来让他们分享愿望。
  我带的学生里,他们应该是最活泼的一届。各种千奇百怪的愿望,什么想要一顶绿帽子啦、想要看校长跳舞啦——最后,到沐橙了。
她说:“呃……我想和老师一起闲聊着在校园逛一整天。”】

“哇……这么多年了,那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呢。”沐橙鼓起掌来,脸上有小女孩一样的神色。

“说起来沐橙你还真是一股清流啊。不过,为什么会许这样的愿望呢?”当时同学们都挺疑惑的,大家都以为沐橙会要一本书啊什么的。

她转了个圈。

“能够跟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哪怕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也是令人觉得很幸福的事啊。而且老师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朋友甚至是……家人的感觉啊。”沐橙的笑依旧温柔,但是看得出来,里面还有着淡淡的落寞和怀念。

沐橙唯一的哥哥在她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所以很多时候她会比别人更能意识和珍惜到身边的好。

从教室窗口望出去,正对着窗户的购物中心上挂着的大幅广告是沐橙代言的牌子。

沐橙顺着我的视线看,露出一个有些害羞的微笑。

我突然想起曾经的沐橙虽然是校园的风云人物,却极其朴实。
【“呃……沐橙啊,你……还有别的衣服吗?”负责表演服的同学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啊?这个不行吗?”沐橙有点吃惊,“可是……这是我最好的一件了……”
  “唉……我借你一件吧。”那个同学苦恼啊。
  “这个……不用了吧,我觉得这件就挺好啊。”沐橙显然有些不解。
  当然沐橙最后还是穿了那个同学借给她的衣服。那时候的沐橙穿着那件表演服很好看,只是明显有些局促。】
  “我以前有时候还挺羡慕那些同学的。”沐橙突然开口,“她们有很好看的衣服,能买好用的文具,被家人宠成公主。”
  沐橙的身世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但当时的沐橙从来没有表现过那些情绪,她只是平常的对待每一个人。
  “不过我也会想,我其实很幸运。那时候虽然生活拮据,但是和哥哥在一起,和叶修在一起,对我而言可比拥有那些东西开心得多。
  “当然现在有条件了,不缺那些东西了,过得也很好很幸福。只是我有时候还挺想回到那个时候的,因为只有在和最亲近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好最好的。”
我看见沐橙眼里闪烁的光甚至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美好耀眼。

我们走出校门,沐橙又重新裹得严严实实的。

“欸老师我们来合个影吧?就跟毕业那时候一样。”我点头,看着沐橙拆掉伪装。

一样的位置一样的人,一样的剪刀手一样的微笑。那一刻我有点恍惚,好像回到了6年前哪一届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

“好啦。”沐橙收好手机。

“欸!你是苏……”h中处于繁华地段,更有一个大型购物商场正对校门,人总是很多。沐橙只是一会儿没伪装好,就被一个女生认出来了。

“嘘……”沐橙迅速带好帽子和墨镜,吐吐舌头,“别说出来呀。”

我看着她娴熟地给粉丝签名,跟我挥挥手,跑着猫进了一条小巷子。

我看见她的背影,突然想起当年学生们体能训练的时候,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们的身上——不,不只是阳光,他们脸上年轻的笑容,也在散发着微光。